芭乐视频app污

?首页?
? >? 资讯中心? >? 重点报道
驶向深蓝的“海丝”新航程
——山东一建南山印尼宾坦岛项目全程物流工作纪实
来源:山东一建 作者:彭萃萃 时间:2020-10-15 字体:[ ]

1405年,郑和率领一支支满载中国丝绸、瓷器等物资的船队,航程十万余里,推动海上“丝绸之路”走向极盛。

2013年,习近平主席出访东盟国家,提出了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的倡议。让古老丝路有了新的时代意义,焕发新的光彩。

日往月来,斗转星移,“丝绸之路”承载的伟大精神未曾改变。

2020年9月3日20时15分,伴随一声汽笛长鸣,山东一建满载南山印尼项目设备物资的“泰沙勇士”号货轮缓缓驶离青岛董家口港,沿着“丝绸之路”向印度尼西亚宾坦岛一路进发。

这已是该项目建设以来,成功发运的第18批货船。

在她的面前,在日月星辰与大海波涛之间,仿佛古“丝绸之路”上的驼队和风帆再一次投射。

启航:一场跨境物流的大考

海外项目带来的不仅是喜悦和憧憬,还有急流和险滩,跨境物流有太多陌生的领域和太多未知的风险。

南山印尼项目作为EPC总承包工程,设备物资采购运输在项目建设中占比较大,甚至决定着项目的成败。

回顾整个物流发运工作,实属不易。

项目发运物资分布面广,涉及哈尔滨、上海、四川、山东、江苏、西安、河北等多达130多个生产厂家;物资种类繁多,数以万件的设备,小到螺母、垫片,大到重达35吨的变压器;地域跨度大,从青岛到上海,经黄海至东海,再到台湾海峡、南海,航程约2600海里。

点多、面广、差异大、战线长、危险因素多,每一船次货物发运,无疑都是一场跨境大考。

项目所处地理位置、港口设施配置及本项目航线为非正常航线等因素,造成适航项目现场所在宾坦岛的航线的船舶极少,给运力配备和船期保障带来了巨大压力。

尤其今年,新冠疫情席卷全球,很多船公司因疫情取消航线航次,适航船舶寥寥无几。加之特殊时期,航运船舶作为各国别间的流动载货工具,格外受到各国海关的关注。项目所在地印度尼西亚政府签发了凡运载中国货物船舶需在满足14天隔离期后方可靠泊卸货的要求,让找船成了一大难题。

作为物流人员,寻找适运船舶既要满足运输资质,又要考虑安全风险系数,还要将发运计划尽早落实。各种条条框框的束缚,不容半点将就和逾越。

非常时期需要非凡之策,更要担起非常之责。

为了满足现场施工需求,作为物资“搬运工”的物流团队,按照项目物资需求计划,四处联络,多方筹措,紧急梳理疫情期间航线适航状态、收集国别对远洋船舶的疫情管控措施,同时,对疫情期间可适载船舶进行全方位的搜集,以最快的速度瞄准适航船舶。

谈到租船订舱工作,拥有多年物流管理经验的船务主管李凯总会眉头紧皱。他说,每批次发运都让他如履薄冰,就担心找不到船,订不到舱位,延误物资发运,进而影响现场施工。每逢订舱期,他总是寝食难安,有好多次做梦梦见找不到船,半夜惊醒。醒来之后,就一直盯着电脑查阅航线动态和船舶状态,生怕错过任何机会和信息。

除此之外,对于重大件设备的发运,同样也是物流项目运作的难点和关键点。一面是国内的生产进度和催交力度,一面是现场的施工进展和发运安排,常常无法兼顾,难于协调……

各种意想不到的难题,考验着物流团队每一个人的神经,也挑战着每一个人的能力底线。

团队上下,凝心聚力,进入一站式“抱团”作战状态。

把各方带来影响考虑的更充分一些;把问题和难点分析的更透彻一些;把应对措施准备的再全面一些……

根据南山印尼项目现场施工里程碑计划,他们提前制定重大件设备集港运输计划及吊装方案,预定适合承载重大件设备的重吊船,科学组织及调配设备集港和内陆运输。并对内陆运输、报关通关、货物集港时间和散货船装货时间、海上运输等各环节进行全方位的计划控制,合理控制设备到港时间,密切协调生产厂家与船东,全力做好船、货、单的衔接配合,确保集港重大件货物顺利进行车船直取交接、船船直取交接。

以进度谋效益。他们还充分利用重大件“装期倒排”方式,最大限度的降低压船或压车的风险,做到了时效和费用节约的最大化,确保大件操作万无一失。

护航:一份润物细无声的担当

南山印尼项目涵盖了租船订舱、一关三检、仓储保管、海运操作一直到印度港口作业、内陆运输及现场物资管理等全部物流环节,其“全程物流”的特征更加明显,对单证的制作要求也更加严格。

从箱单到包装,从商检到薰蒸,从集港到报关,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放松;从国内报关用箱单、发票、报关单到印尼清关用原产地证、提单、EPCG发票、箱件清单、装箱清单,每一张单据都不能马虎。

1500页的海关报关手册,256份供货合同就是单证工作的“词典”。出口报关、国外段清关、付款、退税全套资料的编制工作必须“锱铢必较”,稍有闪失就会造成货物被稽查扣押、业主不能按期付款、出口退税不予受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单证工作需要靠时间、靠精力,天天打电话、接电话、做单子、填表格,多的时候一天要接几十个电话、做十几套单据,一套资料要反复修改、核对几十次。”这是老资历的单证员陈琛最深切的体会。

报关关键期,单证人员白天需要与厂家、港口、业主、海关、税务局联络,只有晚上才能静下心来制单。在项目运作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,她们几乎把所有的周末和假期都奉献在了工作上,只要有船期、只要有需要,她们总是恪尽职守,兢兢业业地完成各项工作任务。

远航:一次风雨兼程的出征

没有什么比数字更有说服力。

2019年3月20日,第1批集装箱上海港起运,发运13件,19.6吨/15.78方。

2019年4月25日,第2批散货船“桑巴”轮上海港起运,发运96件,288吨/1055方。

2019年6月26日,第3批散货船“华山”轮青岛港起运,发运292件,1217吨/3446方。

2019年8月14日,第4批散货船“春天悍马”轮上海港起运,发运195件,1515吨/3145方。

2019年9月19日,第5批散货船“春天奈尔森”轮珠海港起运,发运256件,3623吨/7761方。

……

2020年9月3日,第18批散货船“泰沙勇士”轮青岛港起运,发运417件,1565吨/4402方。

南山印尼项目累计发运18船次,18665件,69857吨/217208方,圆满完成了项目现场急需的设备材料发运任务,为项目施工进展提供了强有力的物资保障。

成绩的背后,汗水的结晶。

每船次发运,港口码头就是发运的“主战场”,港口人员就成了“突击队”,他们要对成百上千件货物进行监装监卸,并处理各货场一系列突发问题。

发货高峰期,港口人员往往是一个人吃住在码头,工作不舍昼夜,白天顾不上喝一口水,奔波在场站卸货现场,根据货物清单,成百上千件货物都要逐一核对实际货物尺寸、检查货物包装、整改唛头情况。晚上,回到住所,整理完白天接货的单子,写完港口日志已到后半夜。睡不了几个小时,又要继续前往港口现场进行新一轮的接货。

对港口人员来说,每一次发运就如同是一场说走就走的“旅行”。看不到自己的孩子出生,父母生病时不能照顾,除夕夜不能陪伴家人……这样的情况在他们中比比皆是。几乎所有港口人员都曾说过,对家人的亏欠是他们最大的心结。

“工作虽然辛苦,但每次看到满载物资的船舶拔锚起航,驶向远方,我的内心都会感觉到无比强烈的满足感。”在港口摸爬滚打了八年的协调员杨龙这样说道。

在隔海相望的印度尼西亚,同样上演一场场接货验收的“攻坚战”。清关办理、卸船倒运、理货盘点、货损理赔等大量繁琐的工作需要集中协调处理。

2019年进厂的“95后”任师良,已经在印尼港口独自坚守了9个多月,每一船靠泊,任师良就如同上紧了的发条。全程监督卸船、倒运、落地工作,跟踪清关进度,与项目仓库协调沟通,传递倒运设备信息,收集受损货物的资料,统计、核对接收设备货量,整理货损货差资料,编写物流工作日报……

原本计划4月份回国结婚的他,因为疫情,国内人员无法赴印尼接替,他毅然决定继续留守,也因此延误了五一举办婚礼的计划。但是,任师良却说:“婚礼延期了,可以找个好日子再办,但是如果设备卸船发运工作延误了,那就会直接影响到工程安装进度!”

纵有千重山万重浪,船不能停,物资发运不能停。

每一位历经风浪考验的物流人,都有说不完的心酸故事;每一船次风雨兼程的前行,都饱含物流人乘风破浪的豪情。

大道终致远,海阔纳百川。郑和当年劈波斩浪、开拓进取的精神至今鼓舞着每一个物流人。如今,他们将肩负着将数万吨、数万件工程物资安全、准时送达施工现场的使命,将“一带一路”从理念转化为行动,在浩瀚的海洋中乘风破浪,在新时代海上“丝绸之路”上书写新的传奇故事。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